麻豆传媒映画出品百度云

麻豆传媒映画出品百度云

() 一场遭遇战就这么短暂的结束了,凯格尔好像还没打够,站在河边破口大骂蜥蜴人不讲究,不过就算他骂出花儿来,蜥蜴人也不会调头回来送死就是了。

而其他人还有别的事要做。

之前那六个蜥蜴人压着两个被绑住的蜥蜴人,像是要处决他们一样,这在蜥蜴人的观念里是相当不可思议的事情。

因为沼泽的生存环境恶劣,蜥蜴人格外团结,甚至于在食物短缺的时候,老年蜥蜴人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给壮年和幼子节约资源,同族之间极少有争斗,所以艾尔玛他们对那两个被绑住的蜥蜴人有点兴趣。

让凯格尔帮他们解开绳子,那两只蜥蜴人十分警惕的看着这帮冒险者。

“温血者谢,谢谢……嘶~,愿石之母神,嘶~祝福你们。”

所谓石之母神并不是某个真实存在的神,更类似于先祖崇拜,蜥蜴人的信仰就是如此。

“你们为什么会被那些蜥蜴人抓起来?”

“他们嘶!是不敬者,嘶~,不遵照石之母神的嘱托。”

大概就是信仰不同的冲突?

“温血者,如果你们想,嘶,穿过沼泽,我们可以带路,嘶~”

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提案,即使迷斯卓的预言法术能够指明方向,在沼泽中行动很多时候都不能走直线。

养眼清新毛衣美女满满粉红少女心户外写真

沼泽内水系众多,植被茂密,不得不绕路的时候很多,外来者在这边行动肯定不如世代生活在此的蜥蜴人来的熟悉。

不过艾尔玛和雷迪希娅稍稍考虑了一下就拒绝了,理由当然还是不太信任这些蜥蜴脑袋,他们的名声实在太差,如果不是看在面前这两只蜥蜴人能够好好沟通的份上,凯格尔早就把斧子劈上去了。

提议被拒绝,那两只蜥蜴人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再度像众人道谢之后,一个猛子扎进背后的河水里,打了个旋就消失不见了。

拒绝了蜥蜴人的带路提案,众人依旧只能靠迷斯卓的预言法术指明前进方向,尤其是当走到下午的时候,天色开始逐渐变暗,本来就雾气昭昭的沼泽上空,能明显的看到浅灰色的乌云,像是酝酿着一场风雨。

不过好消息是,他们在一个河岸边上找到了艘还能用的木筏,应该是崔尔镇的人进沼泽采药的时候留下的,别看沼泽不好走又危险,这里面有很多珍稀药材,也算是崔尔镇的一大经济来源。

简单的修理加固一下木筏,众人坐着筏子顺流而下,不仅更舒服,也更省力。

但坏处就是众人必须死死盯着筏子周围的动静,因为河水里存在很多比较危险的生物。

迷雾与乌云之下,让所有的事物都显得发灰,空气潮湿粘稠,紧紧贴着皮肤并不怎么舒服,时不时能看到一抹隐藏在树干与灌木丛之中的黑影,就像是沼泽在盯着穿行的众人。

甚至于长时间盯着水面会产生十分恐怖的幻觉,例如看到有泡得肿胀的尸体从水面下伸出手,像是要把你拉下水那种。

迷斯卓解释说这是沼泽中的特殊气体混合所形成的幻觉,只要多多留意,就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但有些时候也要注意,弄不好会把幻觉当真,也会把真的当成幻觉。

就这么顺着河流飘了一下午,虽然并没有下雨,可天色始终保持着阴沉,低气压使得周围闷热加潮湿,雷迪希娅那个怕热的妹子几乎程跟在林小哥儿边上走,因为他自带冷气……

可以说经过这一天在沼泽中穿行的折磨,大家都感觉非常疲惫。

例外只有林小哥儿,他仗着修士不怕冷热的优势,反而是最活跃的那个。之前他们在半路上碰到了只两米多长的大鳄鱼,其他人的想法是赶走,林小哥儿的想法是弄死吃肉。

只是鳄鱼似乎也不傻,看他们人多,权衡打不过之后就扎进水里不见了。

不过林小哥儿也不算没有收获。

由于河道狭窄,很多时候筏子两侧不太远的地方就是岸边,林天赐在漂流的时候还顺手寻找,最终抓了十好几只小龙虾……

比起西南大山里那种跟吃了金坷垃似的超大号小龙虾,这里的小龙虾个头儿虽然依旧不小,但显得正常多了。

而其他人得知林天赐打算吃这玩意的时候,纷纷露出‘你们东神州人真生猛’的表情。

因为小龙虾里的寄生虫非常多,西方人会吃大海里的龙虾,但对于沼泽中的小龙虾、河蟹都是敬谢不敏的,因为不仅不好吃,吃了还容易得病甚至挂掉,所以他们都不推荐林天赐吃它,即使知道修士有百毒不侵的能力也一样。

其实这就是个处理的问题,弄得好就没事儿。

于是等众人从木筏上下来准备扎营的时候,林天赐就着手处理小龙虾。

去掉虾头,仔仔细细的剔除虾线,并涂上提味增鲜的姜粉,这玩意还能杀菌杀虫。同时放入花椒和盐腌制。

毕竟在野外,想吃麻辣小龙虾肯定没辙。

林天赐搭了个风灶,用迷斯卓从次元口袋拿出来的锅子注入些清水,最后放进去处理好的小龙虾和净水葫芦里的葡萄酒,做出一锅还算凑合的龙虾汤。

分量只够每人盛一碗,而且大家对于吃小龙虾都有些心有戚戚,一个个只喝汤就面饼或肉干,小龙虾的虾尾部分基本都是林天赐自己吃的。

只能说这就是文化不同导致的问题了,别说像现在这样交流不便的情况,就是二十一世纪,老外们对于天朝人吃脑花都表示不能接受。

龙虾汤的味道只能算凑合,林小哥儿还从附近找来一种看着像芹菜的叶子撕碎加进去,味道比较像香葱,算是提味儿的东西,只是不清楚东西是不是有毒,所有林天赐没有直接加进锅里,只是自己吃。

吃过饭,众人也清理出一块足够放下睡袋或铺盖卷的地方,然后就开始安排守夜事宜。

法师不守夜,这确实是冒险者中的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但寻常的冒险者小队里绝对不会像四法王小队施法者占了大多数。

这时林天赐作为修士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他两三天不睡觉都不会感觉疲惫,而且随着修为的提高,他现在感觉四五天不睡都没事。

所以最容易犯困的前半夜交给林天赐和凯格尔,后半夜则交给雷迪希娅和迷斯卓。

雷迪希娅是因为用过蛮龙药膏,比艾尔玛精力更加充沛。迷斯卓则纯粹因为是精灵种族带来的天赋。

精灵只需要很少的睡眠,迷斯卓这种树精灵也不例外,只要四小时就足够了。

决定了守夜人员,为保证第二天能有充足的精力应对危险,众人比寻常冒险者小队更早睡下。

随着夜幕降临,给周围低矮的灌木丛蒙上一层阴影,在白天就有的浓雾到了夜晚不仅没有散去,反而更加猖獗。

越来越重的水汽从周围慢慢升起,那潮湿的触感,就像一只死者的手在抚摸着你的脸颊,眼中的整个世界都像是在雾气中慢慢消退,所有的景物都像是在遥远的彼岸,能看到的除了黑暗,就只有令人窒息的浓雾,即使是仍在燃烧的篝火,仿佛也不能驱散这股静谧。

随着时间的流逝,周围越发静的可怕,只有凯格尔在边上用斧子削着木头,以及篝火中的木柴发出的轻微响动。

在这种环境中,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它显得特别刺耳。

如此压抑恐怖的环境,若是换做普通人,恐怕会被逼的精神紧张。但林天赐已经在练心阁练出一幅铁胆,毫不夸张的说比眼前更恐怖的事物他都见过,完没当一回事,有一口没一口的冒着烟,双眼则盯着周围的灌木丛后面。

其他人则单纯是因为经验丰富,在野外冒险,更卧槽的扎营环境都遇到过,沼泽这种地方最多就是担心一下虫子的问题。

或许是静谧的沼泽也完睡去,前半夜林天赐和凯格尔没有发现任何试图靠近的威胁,直到迷斯卓醒来,并叫醒了雷迪希娅换班才总算有些稍微大一点的动静。

林天赐可以不需要睡眠,但他需要每天练功,所以也就没拒绝换班,回到自己的铺盖卷上盘腿坐下,并闭上眼睛。

如果不是真的没时间,修士最好不要放弃每日练功,否则退步速度会快到让你吃惊不已的地步。

考虑到沼泽里并不安,林天赐也就没有拿出灵龟炼神法,而是以龙珠聚拢灵气,通过已经达到八级圆满的神符决进行炼化。

话说回来,神符决即使已经圆满,炼化速度依旧慢的让人绝望,唯一的好处就是圆满以后境界平稳的优点更夸张了。

林天赐正好也打算先稳固稳固,等找到安些的地方再用灵龟炼神法一口气提升修为,他正在盘算着用几天时间配合灵龟炼神法把九转百花续命丸剩下的药力部炼化,以快速增长修为。

当然,这么做肯定会引出境界不稳的毛病,但他兜里还有枚固本培元丹,以丹药辅助,加上神符决本就以稳健著称,这一波操作下来能让刚刚完成渡劫达到人阶七品的林小哥儿直接上一个小境界,随后再努努力,一切顺利的话用不了四五个月他就能到达人阶六品。

即使是处于实力上升期的小修士们来说,这速度也属于开挂了。